广州哪里移植睫毛好

2017-12-16 22:46

首页 > 山西日报 > 01
分享到: 评论:

    

越秀区种植眉毛哪里好,揭阳市种植睫毛哪里好,梅州头发种植哪里好,广州种植眉毛哪些好,清远哪家种头发医院好,中山市头发种植中心,植发公立医院有哪些,清远哪些头发移植医院,广州种植睫毛的价格,脱发严重是什么原因

  原标题:为啥恐怖分子要在巴基斯坦对中国人下手?

  12月8日电 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馆网站消息称,据悉,策划近期对中国驻巴基斯坦机构和人员发动系列恐袭。

  中国驻巴使馆提醒在巴中资机构和中国公民切实提高安防意识,加强内部防范,尽量减少外出,避免前往人员密集场所。

  巴基斯坦到底怎么了?

  中国人为啥成了恐怖分子的目标?

  我们如何才能保障海外(尤其是中高危地区)中国人的财产和人身安全?

  文

  本文为

  2009年至2014年,巴军方发动“砺剑行动”消灭了大量成建制恐怖组织。巴境内恐怖组织随即由集中转向分散,仍然保持频繁活动。

  2015年起,ISIS持续向巴境内进行渗透。当前,受恐怖组织和叛乱武装袭击的持续影响,巴基斯坦全境安全风险加剧:

  俾路支省、开伯尔省等联邦政府控制较弱的地区,发生袭击风险更高;信德省、旁遮普省等经济相对发达地区需投入大量安保资源用以保障安全。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基于中巴经济走廊的重要性,袭击走廊项目和中国人已经成为反政府组织获取政治声望的重要手段。

  2017年以来,包括瓜达尔港在内的多个重要走廊项目所在地区都出现过恐怖袭击。6月,2名中国人在俾路支省首府奎达市被ISIS支持的巴基斯坦境内恐怖组织绑架并遭杀害。

 

  全球化和信息化的深入发展所带来的,不仅仅是经济的繁荣、生活的便利,也使恐怖主义势力的触角蔓延到世界各地。

  从表面上看,“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在叙利亚节节败退,基地组织等似乎趋向“低调”,实际上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就巴基斯坦而言,恐怖主义威胁已经出现了新态势:

  第一,极端思想向巴安全部队渗透,“内鬼”风险升高。

  近年,极端思想持续朝巴各级部门渗透,军方、情报机构和政府部门均未幸免。当前“伊斯兰国”、基地组织等主要极端组织在巴基斯坦持续发展,伴随着极端思想在巴安全部门的渗透,新的“内鬼”产生恐将无法避免,中巴经济走廊项目面临风险加剧。

  第二,叛乱武装人员和恐怖分子的行动越发难甄别和应对。许多地方基地组织的战略都由前政府军官设计,其成员通过逃犯和前军队人员的指导,了解巴警方的所有侦查审问技巧。

  第三,叛乱武装人员和恐怖分子的战术升级,缺乏训练的巴地方警察与武装民兵安保能力值得怀疑。目前,为中巴经济走廊项目提供安保的武装力量主要由三方面构成:地方警察、武装民兵以及三军武装力量。

  然而,前两者的安保和战斗经验以及武器装备有限。这种情况在俾路支省尤为突出,大部分地方部队无法有效应对叛乱分子和恐怖分子的挑战。

 

  巴方不断投入安保力量,现有各级势力争夺安保经费,中巴经济走廊安保成本必将水涨船高。

  *可投入的安保力量已达极限,新投入安保力量导致成本剧增。

  2016年,中方项目人员屡次遭袭击后,巴军方专门调拨两个正规师为中巴经济走廊所有项目提供安全保障。目前,巴方已派遣14503名安保人员,保护7036名中方工作人员以免遭遇俾路支民族主义者和塔利班分子的袭击。巴方特别安全部队(SSD)计划未来分配30434名安保人员保证中巴经济走廊项目安全。

  专职负责协调走廊安全事务的巴方官员马利克

  “巴基斯坦需要在东部与印度对峙的边境地区常年部署大量常规兵力,目前又调拨大量兵力控制阿富汗-巴基斯坦边境的部落区以及分离主义势力活跃的俾路支斯坦省,以1.5万人保卫走廊项目已经是巴军能提供的最大限度保护。因此完全依赖巴军方为走廊安保负责是不现实的奢望。”

  *各级安保力量争抢安保经费蛋糕,安保力量超配抬高安保成本。

  为走廊项目提供安保的三支武装力量之间严重缺乏协调,连配合中国记者采访这种简单的安保任务,也是数十人一拥而上。各支力量混乱不堪,积极争抢安保收入,导致安保力量大量超配。

  当前,巴基斯坦安保人员与中方人员比率已经达到2:1,按照SSD计划,该比例将达到3:1。(同样是中高危地区,中资企业在伊拉克雇佣的地方警察以及两国安保人员的总人数与受保护中方企业人员的人数比率只接近1:1。)若此,安保预算将严重超标。

  随着“一带一路”推进,中资企业近年遭遇安全事件增多,国际各大保安公司都开始开拓中国市场(英国G4S公司、化险咨询公司、带有“黑水”背景的先丰服务集团公司等)。在无法获得国内合格安保服务的情况下,海外中企往往会使用大牌西方安保公司服务,其中也存在问题和安全隐患。

  第一,“挂羊头卖狗肉”。西方安保公司价格昂贵,并且,即使是国际知名的安保公司一般也不会派出真正的安保精英,为追求利润最大化,往往从当地招募安保人员,甚至直接外包给当地供应商。

  另外,大量东欧不发达国家退役军人进入,素质参差不齐但价格低廉,将大量高素质、高薪、职业经验丰富的西方安保人员挤出。因此,中企花费重金实际得到的安保服务质量往往与其承诺的水平大相径庭。

  第二,存在泄密风险。西方安保公司高管大多脱胎于西方国家军警和情报部门,发展初期主要订单也来自于西方政府以及军警部门,与母国情报机构仍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西方安保公司参与“一带一路”重要项目,便能够随时监控高管行为、项目进展,存在巨大泄密风险。

  现阶段,承担“一带一路”项目安保职责的国内安保公司安保服务极为有限。

  第一,安保培训价值有限。目前,国内号称能够承担海外安保任务的企业有20多家,实际上多数只从事基础安全培训,教官能力和海外经验参差不齐,培训效果难以检验。大量安保人员来自退伍士官,未经过国际标准的安保培训,不具备安保所需核心技能。

  第二,由国内安保公司派驻的海外安全官构成了中高危地区中企项目中的核心安保力量,一个营地一般只配备1-2名安全官。

  人力和装备均有限,未发挥应有作用并存在极大安全隐患:

  *安全官固守营地,中方企业高管外出活动基本处于无人保护的困境。中铁建三名高管在马里遭袭死亡很大程度是由于缺乏基本的随卫安保力量。

  *一旦遭遇安全压力(武装袭击和绑架等)如此安保力量根本无法阻挡,中企只能选择带领中方员工全部撤退。很多不必要的撤退会导致耽误工期、增加成本,企业运营元气大伤。

  *在海外项目中要实现及时预警并将威胁消除在萌芽状态,必须在当地发展完善的情报和人脉网络。由于人力及素质限制,当前海外安全官无力承担此项重要职责。

  为应对巴境内安全风险加剧的新形势、保障中巴经济走廊安全,我们需要从以下几方面下“硬功夫”。

  首先,要加强内层安全独立可控性。

  应对威胁需要有一套完整的安全配置,我国首先应在投资项目上配备自身安保措施,例如采取企业在威胁地区的一般做法,设置中方掌控的人防、技防、物防等各安保要素,通过加强营地坚固性、探测预警性,以及加强营地内部安保力量和内外安保管理,再配以外围的巴安全部队的防护。

  第二,中国应与巴政府协商促成中国海外安保公司独立进入巴基斯坦安保市场或者与当地安保公司合作进入巴基斯坦安保市场的法律和制度,主要为走廊项目提供服务。

  一方面,确保内层安全掌握在中方自身,提高安保效能,同时可对中国海外安保公司服务的质量、预算,标准提出各类适合中资项目运转的要求;另一方面,由中国海外安保公司连同中资企业进行独立的安全风险评估,确立合理的安保措施、安保预算和安保力量的部署,在特殊情况下协调巴方安保力量的支援,不能任由巴方摊派安保经费,以及因不必要的超配安保力量抬高中方安保成本。

  这也就意味着,对于安保支出,中方项目方应占据更多的发言权和决定权,将有限的安保预算首先用于进行内部安全防卫的中方安保公司,然后再与巴方商定必要的巴方安保力量的数量和预算,将安保投入控制在合理的范围内。

  第三,中国政府及中资企业要作好应对安保预算激增的准备。

  由于无力负担走廊安保及未来维护支出,巴政府拟将所有中巴经济走廊项目的成本提高1%,其中仅能源项目就提高预计将提高350亿卢比(约3.5亿美元),其他包括走廊道路网络建设项目,以及部分非走廊项目都将提高成本。安保预算将给中巴经济走廊项目增添不小的成本压力。

  巴基斯坦外交国务部长法塔米在2017年5月表示,关于激增的安保经费应该由政府和军方来共同承担还是应该由企业来共同承担,还是说这个花销应该被算进整个项目最终的成本中,还需要讨论。

  此外,我国政府应从制度层面营造良好环境,加大从政府到企业对海外安保的重视程度。

  比如,规定中高危地区的中资项目的安保预算比率,从制度上确保安保标准;培植一批堪当重任的国内海外安保公司,促进其可持续发展,有效担负起保障“一带一路”中高危地区中资项目安全的任务。

 

 

责任编辑:初晓慧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汕尾市头发种植哪里好

山西内陆哪家植发医院比较好

视频/ 植发手术效果怎么样
新晋界广州种头发专科医院